您所在的位置:油麻毕下新闻>社会>故事:丈夫没钱却承诺带我买别墅,发现他真实企图我当场报警(下
故事:丈夫没钱却承诺带我买别墅,发现他真实企图我当场报警(下
发布日期:22019-11-13 10:40:48  浏览[2721]次

我丈夫没钱,但答应带我去买栋别墅。当他发现他真的想让我当场报警时(我)

没有人回答,但是脚步声变得越来越清晰、越来越快,好像他们从客厅的一端跑到另一端。

我把头伸出栏杆,看看谁在下面。楼下没有人,江成仍然躺在原地,但是他的血延伸出一串红色的脚印,尤其是在白色的地板上刺眼。一定有人跑过江成了。

我的心怦怦直跳,我试着往外看,看脚印往哪里走。我不知道我脚下的地板突然倒塌了,我面前的栏杆像积木一样倒塌了。

一个接一个,我不稳定,从三楼掉了下来。

我只觉得我的心空荡荡的,我的身体重重地撞到了地上。破碎的地板和栏杆像冰雹一样击中了我的头和脸。

当我回想起来了,我的左脚、腰和背都感到同样的疼痛。三层楼,一滴十多米,我的脸旁边是一把直立的螺丝刀,不到半米就是一桶铁钎,要不是我刚才落在江成身上,避开这些锋利的工具,我现在已经成为这个房间里的第三具尸体了。

我想尖叫,但我没有力气。我忍不住浑身发抖。胃一阵翻腾。我双手托着肚子呕吐了两次。泪水涌出。我的眼睛模糊了,呕吐的欲望变得更强烈了。

“别哭!”我在心里大叫。胃酸不断涌出,胃仍在汹涌澎湃。

我举起手扇了自己一巴掌。“别害怕!”我大声说。

我扶着江成的身体坐了起来。反手感觉到背部最疼的地方,果然感觉到了什么东西很硬。我把心一横,两根手指握着一把。它原来是用来修理家具的一块铁,但幸运的是它没有深入。

我用“叮当”一声把铁板掉在地上,背部的伤口随着脉搏跳动,但没有刚才那么严重。

我喘了一会儿气,把手放在我的小腹上,说,“别害怕,皮皮,你妈妈会保护你的。”

我的左脚仍然很痛。也许有什么东西断了,我的脚踝扭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。

无视我的脚伤,我跪在地上,伸手去拿姜成胸口的刀。

刀子扎得很深,卡在什么地方了。我用尽全力拔不出来,疼得直冒冷汗。

这时,房子的深处又有些噪音。我抬头看着噪音,看到血脚印通向走廊尽头的黑暗。

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痛得把膝盖贴在江成的胸口,双手握住把手,又把它拉了出来。我终于从手中拔出刀子。

这是一把细长锋利的刀,刀刃闪亮,起点很轻。我把刀放在嘴上,双手撑着站了起来。

我一瘸一拐地走到客厅中央,拖着几把椅子把自己围在中间,双手握着刀,刀尖向血迹的方向延伸。

"皮皮,别害怕,妈妈会保护你的."我又说了一遍。

不管房间里的凶手是谁,来吧!来吧。

我拿着刀等了很长时间,但房间里什么也没发生。虽然我又累又痛,但我只需要再坚持一会儿,当有人来的时候,我就会得救。

当我耐心等待的时候,我思考了这一切的原因和后果:“刘迅”的身份,他与江成的计划,以及江成的死亡。想着想着,我突然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找出“快递刘”身份的方法。

我拿出江成的手机,打开“快递刘”对话框,转了10元到他的微信账户。无论他是否接受,转让时将出现对方真实姓名的最后一个字。

我正要转账,突然窗外闪过一道亮光。那是前灯。文欣终于到了。

“老小姐!”文心大胆而响亮。

“我在这里!”我忍不住大喊。

“你别动!”文欣大叫着,跑过了院子。很快,我听到大门的门把手在吵闹地扭动。

我正要告诉文欣门被锁上了,但客厅的灯突然熄灭了,别墅一片黑暗。

我吓了一跳。我的手机掉在地上,屏幕上的光线在黑暗中特别刺眼。我突然看到转账收款人的名字:“*健”。李健的“剑”。

屏幕亮了一会儿,然后就熄灭了。我回到黑暗中。只听到门“咔嚓”一声打开,李文新走了进来。

她有大门的钥匙。我刚想起院子里的铁门有一把密码锁,她显然知道密码。

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告诉我不要动,不要试图打破窗户寻求帮助。她是“快递刘”。

难怪“刘快客”在和她说话后打电话来。原来,李文新一和我谈完就给江成打了电话。原来,当时电话的两端是我和李文新。

“老小姐?”李文新低声问道。

我没有回答,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。我看不见她,她也看不见我。我希望我能永远呆在黑暗中,永远不必出来见任何人。世界上没有好人。

“老小姐,我在这里,你不用害怕。”

李文新的声音像往常一样亲切,就像她每次帮助我一样。顺便说一下,我和蒋成经常在我们出去吃饭和购物的时候遇见她。她还有我们房子的钥匙,说她在帮我们喂猫。

我又不知不觉地感觉到我的胃,突然我的心脏崩溃了。即使为了孩子,我也不能放弃。

我一只手拿着一把刀,另一只手伸进裤兜里摸我的手机。蒋成是我的紧急联系人。我按了三次家庭按钮,然后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当我关灯亮着的时候,江成的手机就在客厅中央。李文新像一只被光吸引的蛾子,走近手机。

在苍白的屏幕灯光下,我看见她拿起电话,她的长发高高地扎着,几缕断了的头发粘在她毫无表情的脸上。

我挂断电话,李文新应该已经看到了转接接口,嘴角一抽,抬头环顾四周。直到那时,我才发现她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铁扳手。

不是现在就是永远。我知道人们看完屏幕后会在黑暗中短暂失明,所以我突然用刀向她扑去。

只听“咣当”一声,扳手掉到了地上。很遗憾,我的脚踝疼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我只觉得刀刃在她身上的什么地方刮伤了。

她把手机扔向我,人们倒在地上。我让我的手机撞到我,摔倒在地上。在昏暗的屏幕灯光下,李文新慢慢爬到墙上,捂着胸口,气喘吁吁。

我拿着一把刀,一瘸一拐地走向她。

看着文立的心因恐惧而颤抖,我心里感到百感交集。我想指责她,但我没有力气大喊大叫。想用刀戳进她的心脏,但不能下去。我不会杀她,但我相信她会像江成一样受到惩罚。

就在这时,我看见李文新突然伸手去拿墙边的脚手架,猛地一抖。两层的铁框架倒塌了。一排玻璃被放在铁架上,像刀刃一样砍向我的头。

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江成一再要求我下楼去客厅看看圆顶是什么,还得站在他设定的位置上。

脚手架是他们搭建的器官。我现在站的地方落入了这个陷阱。

我忘记了脚伤,绝望地冲到了一边。我终于逃脱了铁架,但铁架上的玻璃割伤了我的右腿。我尖叫着摔倒在地上。

黑暗中,我隐约看见文立的心从地上跳了起来,胸口疼地跟着我,她骑在我下面。

我觉得她抓住了我的脖子,她的指甲嵌在肉里。我用一只手打她,用另一只手挣扎着保护她的小腹,但文立的心没有动。

"要坚定不移,做比男人更多的男人."别人对她的评价真的很恰当。

我呼出最后一口气,感觉全身的血涌上了头顶,我的意识变得模糊了。

就在这时,我听到文立的心突然尖叫起来,拒绝了我。黑暗中,我似乎看到了另一个身影,然后我昏了过去...

直到很久以后,我才意识到江成和李文新在我认识他之前就认识了。这两个人一直是恋人。蒋成的公司本身就是一个骗局,侵吞了很多人的钱,债台高筑。

在警方的帮助下,我发现蒋成偷偷给我买了几份价格极高的人寿保险,这些都是他的受益人。难怪他急着要嫁给我。如果他能骗到保费,他和李文新准备逃跑。

他们在别墅里设置了两个陷阱:一个是客厅的脚手架,另一个是三楼的地板和围栏,所有这些看起来都像是意外。

江成也安排了中介的离开。不幸的是,在我第一次报警后,来到门口的警察碰巧撞上了中介。别墅是非法建造的,拆迁迫在眉睫。中介害怕麻烦,故意告诉警察“红楼别墅实际上在另一个社区”,并趁机逃跑。

但幸运的是,现在还不算太晚。警察赶到时,我仍松了一口气,孩子奇迹般地得救了。

皮皮现在四岁了。我要带他一起去,虽然很难,但是日子很有趣。

孩子眼里有一种淡淡的姜成的神色。我仍然不时感到害怕,但皮皮是无辜的,没有人能伤害他。

假期里,我经常带皮皮去看守所看望我们的救命恩人顾阿姨。

顾阿姨年纪越来越大,监狱条件不好,生活越来越困难。但是每次她看到皮皮和我,她都很开心。她说我们就像她的家人。她儿子死后,她原本不想活了。

她的儿子是王建伟,江城公司的合伙人。王建伟被蒋成骗走了财产,和他的儿媳妇离婚了。尽管他在车祸中的死亡原因被认为是一场事故,顾大妈说她的儿子开车非常小心,只能自杀。然而,警方也表示,即使他自杀,也不能追究他的责任。

出于报复的考虑,她得知江成要去参观这所房子,并伪装成解宝阿姨。她认为我在挥霍她儿子的血汗钱中有一份责任,想一起解决。然而,刀子卡在了江成的胸口。

顾阿姨害怕她不能空手打我,所以她不得不假装死了。她悄悄地站起来,锁上阳台。房间里的短信铃不小心从她的手机里响了。当我试图在楼上拔剑时,她留下了血的脚印。

她也是最终扳倒开关并挖出文立心脏的人。

我仍然记得真相大白后第一次见到顾阿姨。我说她是我的救世主。但是她笑着指着我的儿子说他是救世主。

我心想,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救我呢?现在皮皮相当高了。当她第一次叫顾阿姨“奶奶”时,顾阿姨哭着点头。

顾阿姨说,当时在别墅里,她下定决心要杀了我和蒋成。后来,我在门缝里看到我摔倒了,摸了摸肚子,和孩子说话。直到那时,我才知道我怀孕了,不能下去了。

“我媳妇为了离婚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。不到三个月前。也叫皮皮,”顾阿姨叹了口气。“一个好的家被彻底摧毁了。我怎么能忍受?你能理解吗?我们都是母亲。”(作品名称:幸存者故事:看房子),作者:李露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五百万彩票网 快乐十分钟 1分钟极速pk10 500万彩票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

随机新闻
热门新闻
最热新闻